約炮故事No.2:我是如何在9分鐘之內親吻一個和5位朋友在一起的女生的(有音頻聊天)

我決定開始分享一些我約炮的故事,希望通過我分享的實際案例,讓你更直觀地了解我的思路、我對各種情況的判斷和處理方式,對你起到教育和娛樂的作用。

音頻從我搭訕整群人開始,到我騎摩托帶走姑娘結束。6分鐘左右,我開始和姑娘單獨對話。8分鐘左右,開始重要對話。9分鐘左右,開始接吻。

上周六晚,在Zoe關門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6個人的組合,有5個姑娘,1個小夥兒,其中有兩三個姑娘還挺漂亮的,於是我決定搭訕。

當我想搭訕一個或少數男生和一群女生在一起的組合時,我會先搭訕男生,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問他:“What right do you have to hang out with so many pretty girls?(你憑什麽可以和這麽多漂亮姑娘在一起?)”

於是我問了這個小夥同樣的問題,他很幽默,告訴我,“是因為他的微笑。”把姑娘全逗樂了。在他向我展示他的微笑的時候,我告訴他,“他差點把我變成了gay”。我接著問我旁邊的姑娘們(包括我的潛在目標),“假設他的微笑是10分,那我的微笑是幾分?”我的目標說我也是10分(綠燈)。這時另一個姑娘主動和我說話,問我,“昨晚在哪?是不是在Las Vegas(夜店名)?為什麽我看起來很眼熟?”我開玩笑地問她:“這是不是她泡小夥兒時用的pick up line(台詞)。”

開玩笑是很重要的事情,大家出門玩就是為了開心,如果你只是一本正經地說一堆很無聊的話,很難讓姑娘對你產生吸引

接下來,除了察言觀色,我問了非常重要的問題,來弄清楚他們的關系。你可以問“How do you guys know each other?(你們是怎麽認識的?)”。或者像我在錄音裏一樣:“Are you guys all friends traveling together?(你們是不是一起旅遊的朋友?)”。我得知他們是在同一個組織的美國誌願者,在泰國不同的地區工作,這次周末來清邁玩兒。這時我註意到我的目標姑娘之一(說我微笑10分的姑娘),雖然她對我很有好感,但明顯她和另一個小夥兒已經很親密了,所以我決定放棄泡她,集中更多精力在其他姑娘身上。

這時,一個姑娘和一個小夥在一起,還有兩個姑娘在接吻,剩下了在我面前的兩個姑娘(當你不直接表露你的意圖,只是友好地和一群人聊天時,對你感興趣的姑娘會主動留下來或靠近你)。我問她倆:“你們是不是the third wheel(電燈泡)?“來開玩笑並進一步弄清楚她們的關系,看看哪個姑娘可以泡,哪個不可以。我們繼續一些small talk,交換一些信息。我註意到其中一個叫Marlie的姑娘對我有一定好感,她還算挺可愛,說話聲音很好聽,但不是我特別喜歡的類型,我給她打個6 .5分,最多7分(我不睡6分以下的姑娘)。

很快,大家就開始要去下一個夜店——Spicy,我告訴Marlie我是騎摩托來的,我要騎車去,歡迎搭車。她問我有沒有喝酒,我說一滴酒都沒喝,並現場做了一個平衡與力量相結合的pistol squat(單腳蹲起)。她說她朋友都坐雙條車,她不想花錢,所以想免費坐我的車。(如果姑娘願意離開朋友,和你走,十有八九都說明她喜歡你)。

我們邊走邊聊,很快走到了我的車邊。停車場人不多,適合下手。她說我的摩托和她的摩托長得很像,我開玩笑地問她,“你有這樣的屁股嗎(我摩托的座上破了幾個道)?”她笑了,我接著說:“你沒有那麽好的屁股,我的屁股是最好的。”她拿手機出來,問我想不想看她的摩托,我說我不想,她很驚訝。我又開玩笑地說我對她的摩托不感性趣,她的摩托不吸引我,我沒有那麽變態(我不想和摩托車做愛)。她居然還堅持要給我看她的摩托,並說你看,它倆長得很像。我繼續開玩笑地說:“別一直在那裏試圖找你和我的共同點,沒事兒。”

她笑了很多次,肢體語言、語氣也很積極,是下手的好時機。於是我給她戴上頭盔,並問她,”Are you ready? Do you need a comforting hug?”(準備好了嗎?需不需要一個令人舒服的擁抱?)她很積極地回答:“好”。於是我抱緊了她並把臉靠近她,看著她的眼睛和嘴唇,問她“What else do you need?(還需要什麽?)”。她說:“啥也不需要”,我沒慌,我問:“你確定嗎?過來(讓她來親我,她沒動)。你不過來?好吧,我過去。”於是我把嘴伸過去,開始親她。親了大概10秒後,我主動松嘴。並說,“Okay,再來倆。”於是我們又親了起來,但是只親了一下她就松嘴了。我告訴她,她還欠我一個,於是我們又親了一下。

親完後,我告訴她夠了,並開玩笑地說:”You make me feel weird…… in the dick.” (先說你讓我感覺很奇怪……(她會想知道你為什麽覺得很奇怪,然後你說”in the dick”(原來是讓我JJ覺得很奇怪(硬了)))。又給她逗笑了。(這句話不是我發明的,這要歸功於RSD的Jeffy,我是從他身上學來的。這句話要慎用,如果姑娘不夠cool,很可能把姑娘嚇跑,我在墨爾本時就吃過這要的虧,本來好好的,我的屌也確實硬了,但我一說這句話,姑娘就跑了。)

順便說一下,RSD代表Real Social Dynamics,是世界上最大的泡妞公司,他們的最大目的就是賺錢,不推薦你學太多RSD的東西,容易被誤導,RSD有很多假的泡妞視頻。Jeffy是我在RSD裏最喜歡的一個人,他有一本記錄他泡妞生涯的書叫“9 Ball”,推薦閱讀或聽有聲書。

如果你聽錄音,你可以感覺到在親她的整個過程中,我很放松,一點兒都不緊張,還開玩笑。如果你很緊張,覺得這是一件天大的事兒,姑娘很可能也會感覺到你的感覺,從而拒絕和你接吻。怎麽做到不緊張?多練習,多親嘴兒!

於是我開車和她一起去Spicy,其實這時我可以嘗試找個小巷推倒她,我之前就成功過(盡量在她回到朋友身邊前和她進展得越遠越好,她回朋友身邊後你面臨的各種障礙就多了)。但因為是周六,美女比較多,我又不是對她特別感性趣,所以我就直接帶她去Spicy了,並以去廁所為理由離開了她,好搜尋其他更漂亮的美女。可惜我運氣不佳,沒找到喜歡我的高質量美女。我知道如果我不離開她,99%能搞定她,但我並不後悔。因為我重質量,而非數量(Quality over quantity)。

我每多泡一個洋妞,就會多一個洋妞對亞洲小夥兒有更好的印象,她還很可能會告訴她的洋妞朋友們,間接幫助你或你兒子未來泡洋妞。所以,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