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炮故事No.3:橫刀奪愛,20分鐘帶回家一位正在和另外一個小夥約會的比利時姑娘(附聊天音頻)

故事發生在上周四,但要從4周前說起,還記得我和波蘭獸醫姑娘的合影嗎?她和另一個波蘭姑娘一起出的門,另一個波蘭姑娘被一個牙買加的小夥兒Dre泡到了,咱倆屬於戰略合作夥伴。

而我上周四晚又碰到了Dre,他正在坐著和朋友聊天。我過去打了個招呼,有註意到他旁邊有個金發美女。我問了下他們是怎麽認識的,他說今晚出門認識的。我順便和金發美女打了個招呼,她叫Charlotte,我直接猜她是不是德國的,她說不是,我接著猜荷蘭,她說不是,我猜匈牙利,她說不是,我又猜比利時,終於猜對了。

因為他們都坐著,我一個人站在對面有一點兒尷尬,我看到了她的大長腿,於是我說她一定很高,想讓她站起來。她說她一米七八,還順便站起來了,正合我意,但是我們聊了兩句她就又坐下了。

她很友好,但是我看人太多,不好下手,而且他們還都坐著,我幹站著有點兒尷尬。於是我說了聲一會兒見就先撤了。

撤了之後,我又遇到了周二出門時遇到的一對兒情侶。周二在Spicy關門後,我還是沒泡到妞,已經準備回家了,又碰到了一個還不錯的姑娘,上前搭話。她人很好,她叫Urate,立陶宛人,我們對話的氣氛很好,幾分鐘後一個男的過來,想加入我們的聊天,剛開始我還以為他是想搶她走,慢慢才意識到他們其實是一對兒情侶。男的人很酷,叫Joshua,36歲的加拿大老爺們,告訴我他是企業家,手裏有6個生意,還主動加我Facebook。我已經要回家了,但是他們還想繼續party,於是我向他們推薦了LasVegas,因為不遠,他倆人又很好,我就直接騎摩托帶他倆去了。結果LasVegas當晚沒開門,他倆住得也不遠,於是我就帶他倆回家了。我們的關系還不錯。

這裏還有個小插曲,送他倆回家後,我有點兒餓,於是去麥當勞點了個29泰銖的雞肉粥準備回家喝。我拿到了外賣,準備要走,鑰匙都插到摩托裏了。這時看到了一個白人姑娘,路過我,還微笑了一下。我問她微笑是不是給我的,她沒吱聲,於是我繼續問她問題,她的舉止有點兒奇怪,很少回答我的問題,我又問她是不是喝多了,她說是。她很少說話,呆呆的,很難問出很多信息,我只知道她是北愛爾蘭的,來清邁2個月了,聖誕節飛回墨爾本。

她大概是我碰到的最奇怪的姑娘之一,基本不主動說話,我問她10個問題,她大概能回答1個,而且回答還很簡短。雖然她很奇怪,但是她還算可愛,而且是我當晚最後的希望了,於是我決定再花點兒時間,看看能不能把她帶回家。我承包了99%的對話,長話短說,在分享了她點的薯條和水後,我成功地把她帶回了她家(她家更近),並推倒了她。她的床上功夫很差,於是我壓根都沒留聯系方式,說了聲晚安就走了。

這裏又有第二個小插曲,兩周前,我在Tinder上遇到了一個住在清邁,在網上教中國小孩兒英語的美國姑娘,她突然不回復我了,於是我在兩周後發了一個句經典的“I feel like we’re growing apart 🙁”。她回復了,而且願意見面。問題是她每天下午5點就開始上班了,而我一般都得下午兩三點才開始有空,不方便推倒她。不過,因為前一天晚上我推倒了那個奇怪的姑娘,不是很饑渴,而且這個姑娘住在清邁,很可能第一次推不倒,我打算慢慢來,第一次先認識認識。

於是我下午三點和她見面,到她的住處接她,到清邁大學一起喝了杯smoothie,我不急不躁,都很少摸她,但是在聊了半個多小時後,感覺明顯有戲,還是自然而然地下嘴了,她很高興地親了回來。我想試探一下,說外邊太熱了,不如讓我參觀參觀你住的地方吧(提議去她家,因為她可以隨時在家開始工作)。她很爽快地同意了,我心裏暗喜。到家後,我們寒暄了幾句就進入正題了。本來以為她5點上班,我們只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結果她告訴我其實今天她6點才開始工作,於是我們定了個鬧鐘到5點40。我控制得很好,在床上一直堅持到了5點40。她活兒很好,讓我非常滿意,我祝她工作順利,我們改天再見。

回到當晚,我又碰到了那對情侶,他們看到了我很高興,還說要幫我泡妞,於是我們去了Spicy,他們今晚要做我的wingman和wingwoman。

我們站在DJ臺旁邊,不至於太擠,而且音樂音量不至於特別大,又比舞池高出了一個臺階,視野比較好,方便發現美女,比較理想的一個位置。可惜我們在那裏待了大概20分鐘,我也沒找到合適的目標。就在這時,Charlotte出現了,就她一個人。我們同時看到了對方,於是我們開始對話。

我可以感受到她的態度很好,很積極,我們的對話很流暢。我給了她一個spin(讓她轉一圈),她聽話地轉了一圈,緊接著想讓我也轉一圈,我問她是不是一個女權主義者,講究事事平等,她說不是,就是因為好玩。我說我們還可以一起做很多更好玩兒的事兒(通過我的語氣,她應該知道我是指上床),同時給了她一個壞笑,她的反應很積極。於是我問她來泰國多久了,她說她在曼谷做了4個月的交換生。我說都來4個月了,有和亞洲小夥兒在一起過沒?她說沒有。我說我替她感到遺憾, she’s missing out.

她說她在找廁所,廁所就在旁邊,我告訴她我可以帶她去,撒尿前先親個嘴兒吧(因為我能通過她的肢體語言判斷出來她對我感興趣),她沒有拒絕。於是我開始下嘴,下嘴的同時緊緊地摟住她的後腰。親了大概10秒鐘,我先松嘴,放她去上廁所。從我們再次見面到接吻大概也就花了3分鐘時間。

我不想幹在廁所外邊站著等她,顯得不夠酷,又needy。於是我找到了我的wingwoman,告訴了她目前的情況,讓她和我在廁所附近聊天,這樣Charlotte出廁所後肯定能碰到我。看到我和另一個美女聊天不但讓我顯得更酷,又能提高我的社交價值。

幾分鐘後,Charlotte從廁所出來了。我主動介紹我的wingwoman和她認識,並說她是我的朋友,以避免Charlotte誤以為我很快又去搭訕了另一個姑娘。我想在Charlotte碰到她朋友之前盡快隔離Charlotte,於是我在介紹她倆認識後,很快告訴Charlotte,在碰到她的時候我就有點兒渴了,正打算出門去我摩托車裏拿水喝,很近,想不想跟我一起去?我們正好可以聊聊天,夜店裏太吵了。她很痛快地答應了,我心裏暗喜。

因為我們已經接吻了,帶她到我停車的陰暗小巷,肯定還可以繼續接吻,而且周圍基本沒人,更隱蔽,更容易下手。

(音頻從我和她出夜店開始,一直到我騎摩托帶她走結束,因為周圍很安靜,所以錄得很清晰。)

我拉著Charlotte的手往我的摩托車那邊走,邊走邊聊(聊什麽不重要,關鍵是氣氛要好,不尷尬,不要一直想著要調情,尤其是在你已經接吻後)。有人拍了我肩膀一下,是我的wingman Joshua,他看到我和Charlotte在一起,以為我們要一起回家了,很高興地以祝賀的口氣說再見。因為這時還不確定,而且我和姑娘說我們只是去摩托車喝水。所以我信誓旦旦地說一會兒夜店裏見,我們去喝口水。但我心裏偷偷地希望我可以直接帶走姑娘,不需要再回夜店。結果我還真的幸運地直接帶走了姑娘。

我對她進行了一點點冷讀,問她是不是抽煙,她驚訝地問我是怎麽知道的,我說她有一個sexy smoker voice。我們順便聊起來抽煙、抽大麻的話題。

有人擔心和姑娘沒話聊,那說明你對她還不夠感興趣,或者太緊張。如果你帶著好奇心,真正地試圖去了解一個姑娘,你會有無數的問題可以問她。

我及時地問了重要的物流問題(詳情請見《推倒姑娘的關鍵——物流(logistics)》),發現她明早8點的飛機去曼谷,住在一個青旅,現在已經1點了(得盡早推倒她,否則就太晚了)。

我說這天有點兒冷啊,邊說邊摟她。這招冷天熱天都管用,熱天顯得你很可愛,找了一個明顯有誤的借口去摟她。摟住後我就又下嘴了,邊下嘴再邊摸摸屁股和胸,下嘴後我提前松嘴,並告訴她:親嘴親得不錯啊。她說我親得也非常好,沒有料到一個亞洲小夥兒可以親得這麽好,我說她明顯是他媽種族歧視啊。她抱歉。我說,這麽說的話,那還有更多事情是她不會料到的(暗示我的床上功夫也很好)。她咯咯直笑。

於是我打算嘗試帶她回家,我問她最喜歡什麽水果,想以吃水果為借口帶她回家。什麽借口不重要,但最好給她一個借口,而不是直說你想帶她回家上床,因為很少有姑娘酷到可以直接接受你那麽直白的邀請。她說草莓,我說作為一個誠實的人,我不得不說我家沒有草莓,不過我有番石榴和椰子,百香果剛吃沒。

我有朋友把煙落在我家了(之前推倒的一個姑娘落的),她想抽煙的話,還可以在我的陽臺抽煙。她說她剛開始戒煙,我說我可以幫她戒煙,給她把關,每天發信息問她今天有沒有抽煙,如果她堅持30天不抽煙的話,我可以發一張裸照給她作為獎勵。又把她逗樂了。她說她才不要屌圖(dick pic)。我說誰說要給你發屌了?我的屁股也很好,你摸摸,她摸了摸,承認確實很好。我說她的屁股也很好(確實很好,我親她的時候已經摸過了,她穿了一件很短很薄的短褲,摸起來手感特別好)。

她說但是她並沒有健身,說到健身,我又找了另一個借口,我說我經常去我家附近的清邁大學健身,我可以帶她去看看,並告訴她怎麽健身,只有5分鐘的路程(到目的地的時間盡量往少了說。實際得10分鐘,估計玩命開,5分鐘也能到,所以不算撒謊)。而且附近還有一個漂亮的湖,我之前去過,看見過上百只螢火蟲(提供更多賣點,好帶她走,實際現在冬天已經沒有螢火蟲了,得夏天才有,但是我還是沒有撒謊,因為我說我之前去過,看見過螢火蟲,並沒有說今晚一定有螢火蟲)。

她告訴我,她覺得有點尷尬,因為原來她今晚是和一個從Tinder上邊認識的小夥兒約會,但小夥兒喝醉了(又多了一個不應該多喝酒的原因,喝醉了,姑娘都丟了)。我說她沒有職責要一直陪著他,而且他很可能有whisky dick(喝多了,屌硬不起來)。她說她對他的屌不感興趣。我說好吧。她說要是能把他甩掉會很不錯,我說沒問題,我可以幫她。

她說我很smooth(能說會道,老司機的意思(她在給我一個廢物測試,詳情請見《她說你是一個player,怎麽應對?》)),我故意曲解她,我說我當然很smooth,我是亞洲人,我的體毛很少,皮膚很光滑(smooth還有光滑的含義),不信你摸摸。她摸到了我的胸肌,說“This is crazy”,贊美我的胸肌。我說這就是為什麽我應該帶你去看看怎麽利用你的身體自重去鍛煉身體(詳情請見《健身基礎寶典》),繼續嘗試帶走姑娘。我繼續添磚加瓦:那裏有美麗的星星、月亮、湖、山,可以聽任何音樂,而且明顯還有一個很好的伴侶(我)。

她終於被我說動了,與此同時我們又親熱起來。親完之後,姑娘特意告訴我“有件事情在走之前先說清楚,別指望我們會做愛”。我說“你放心,我不那麽在意結果,我憑感覺走,順其自然。”她還解釋說“因為很多小夥兒都會期待著同一件事”。我繼續讓她放心,說道:“雙方都同意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如果只有我想要,而你不想要,那豈不是強奸了?我覺得關於性愛,心理比肉體更重要,雙方必須得互相有感覺。所以我從來不花錢買性,因為妓女只是為了完成她們的工作罷了,對我沒有感覺。”她非常同意我的說法。

我說作為一個紳士,我得把我的外套給她套上,雖然我會感覺到冷。於是,我在給她套上外套後,騎摩托帶她走了。在“去湖”之前,我提議先去我家拿點兒東西喝,她欣然同意。結果我們根本就沒去什麽湖。我在陽台上讓她看星星、月亮和大山。在她身後摟住她,and it’s game over, the rest is history, the sex was amazing 😊

她還告訴我,她已經4個月沒有做愛了,幸虧她沒問我上次做愛是什麽時候,因為我昨天一口氣上了兩個姑娘(一個淩晨4點,一個下午4點),而且我很誠實。

我是她的第一個亞洲小夥兒,她非常滿意,我告訴她不客氣。給她送回家都快早上5點了,她還能咪一個小時就得去機場了。祝她一切順利。